水滴石穿 幸福便来

2016-07-14 00:00:00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,还有一户没脱贫,我们计划发动五个合作社进行捐款,为他购买5头奶牛入股牧场,享受分红。”王振祥说,村里的精准扶贫不会让一个人掉队。   

        这位滨北街道办事处薛家村村支部书记,之所以敢做出承诺,源于对产业脱贫模式的自信,这份自信,则是从2014年前开始发酵的。     

        拥有72户人家,252人,614亩耕地,16名党员的薛家村,位于滨北办事处西北部,由于与滨州工业园区和城镇建成区距离较远,历史上就是传统农业村,经济空壳村。很长一段时间里,人们只能依靠在盐碱地上种棉为生。    

         当记者提及精准扶贫的话题时,王振祥坦言,祖辈们想发展,但面临“地下没资源,地上没项目”的尴尬。“我们生在这个村,长在这个村,一生都没有脱开。惟一的利好,是班子一直以来很团结,都想给大家办点事儿。”   

        话说到这,勾起了他一段过往的记忆,那还得从2002年说起。   彼时,多次赴外地学习发展经验,让王振祥明白了一个道理,别人真正的东西你拿不来!能学来的只有干事创业的精神,想真正脱贫致富,还得从自身找优势。  

         为利用好棉花秸秆这一资源,当年,王振祥带着全村人,以15元一亩的价格拿出100亩地建项目,搞投资。但合作方实地考察过一次后,就再也没回来。  

         开弓没有回头箭,走到这一步,他们把心一横——自己干!   地方有了,选啥项目呢?经过多方考察,王振祥等人将目光对准了奶牛养殖业。   当时,全村集资20多万元,办事处协调帮扶贷款300万元,一个月后,一个能集中供养1000头奶牛的高标准养殖小区建成了。   

        随着奶牛存栏量的不断提升,合作伙伴逐渐增多。2005年春,他们与高青一家乳业有限公司联手,投资100余万元建起了250平方米的挤奶大厅;与某奶业公司联合社签订了长期供奶合同,养殖小区迈上一个新台阶。  

         这个时期,通过“公司加农户”的模式,用出租场地的方式,养殖场将周边村庄散养户吸纳进来,开始形成一个庞大的、日供奶能力7吨的产奶基地。到2012年,薛家奶牛养殖小区奶牛存栏量达到1000头,先后与国内知名乳业企业签订了供奶合作合同,仅此一项户均收入就能达到5.5万元。   

        空壳村,一转眼已令人刮目相看。   

        从2013年开始,由于国内养殖成本高、市场化程度不高、国外原料奶价格低等一系列因素,行业寒冬突然来临。薛家奶牛场却将危机视作转机,认真分析市场,深刻查找自身问题,在伊利公司专业人员的指导下,通过股份制、奶牛托管、转让等方式,将原来的集中散养合作社小区,升级为统一管理的股份制现代化牧场,从根本上解决了奶牛品种退化、产奶量低、奶质不达标的问题。   

        2015年,滨北办事处及相关部门,协调投资400多万元,对牛场基础设施进行了升级改造,建成了拥有高标准牛舍,实现了养殖标准化、集约化和规模化。与此同时,牧场与吉林省农业大学教授合作,引入人才,搞节本增效试点,应对奶牛行业低谷,使牧场渡过了难关,股民的收益不降反升。  

        目前,牧场总资产已达4000万元,存栏奶牛1100头,日产原奶12吨,年利润300万元,股民年收益都在10万元以上。 上面的故事,无疑是一出喜剧,人们为剧中人的成功感到高兴。但其实,这个故事还有另一面,其中充满了惊心动魄的起伏、刻骨铭心的痛苦,血本无归的酸楚,充满了博弈、冲突与诱惑。   

        2002年,人们看到的是养殖场风光开业,却不知其后遭遇非典侵袭后的惨淡收场;2012年,人们瞩目其存栏数量,却不知后来,因集中散养管理不善,奶质量不达标,导致奶卖不出去;如今,人们看到了升级后牧场的国际化高标准管理,却难以想象,彼时因为观念上的差异,而一度险些无法收场的改革的血泪史。  

        瞬息万变的市场,让薛家村的奶牛养殖,遭遇了太多挫折和磨难,这一出悲剧,又岂是三天三夜能够说完的?   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年中,这每一次的挫折,换做别人可能早已放弃,但薛家村人认准了一点——因地制宜发展产业,就是打开自身脱贫致富的那把钥匙。再苦,再难,再波折,也得坚信并坚持走下去。   

        王双林以前是薛家村的贫困户,家底穷,家庭收入仅靠种地,无其他收入来源,孩子结婚时欠了外债,离婚后5岁的孩子需要抚养,整个家庭入不敷出。张素香也是该村的贫困户,因已故丈夫患病致重度残疾,丧失劳动能力,并花费巨额医药费,致家庭贫困。鳏寡孤独老人邹凤山,年龄较大、劳动能力差而致贫。在2014年滨城区实施精准扶贫开发工作之初,薛家村共确定6户贫困户,基本都是因病、因事致贫。   通过购买奶牛入股合作社,享受分红,或者吸纳其到奶牛场打工,这6户当中不仅有5户已经实现了脱贫,并且每人每月平均有3000多元的工资拿。有的盖起了大瓦房,有的家里买上了车,日子过得红火又富足。     

        随着奶牛养殖规模和档次的不断提升,牧场产业链经济也日显突出。   

        王振祥再清楚不过,市场无情说变就变,想给脱贫致富上保险,必须学会多条腿走路。于是,他下了一盘很大的棋——要求薛家村村“两委”成员,每个人都要带头担当,通过土地流转,成立“一人一社”。 

        除了奶牛养殖合作社,支部成员邹凤祥成立葡萄种植合作社,村委副主任王长青成立青贮玉米种植合作社,所产全株玉米供应给牧场;支部成员邹景志成立蚯蚓养殖合作社,是用牛粪养殖蚯蚓,再用蚯蚓产生的粪便作为种植葡萄、玉米的有机肥料,届时将形成种养加工、废物利用一条龙产业链;妇女主任王花凤正在筹备成立双孢菇种植合作社。   

        通过兴办不同类型的种养合作社,吸引本村和周边村的农户贫困户参股合作社,以土地入股,增加土地产出,保证土地收益,老弱劳动力在合作社中务工,就近劳力输出,人们的收入不断增加。   

        薛家村的百姓,越来越感受到了产业脱贫的奔头,品尝到了产业致富的甜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记者手记:  

        曾经,薛家村奶牛养殖合作社成功转型股份制现代化牧场,获得了一位国内行业大佬的赞赏。 但同时,他也向王振祥提出了自己的疑问,“照理说,牧场已经实现了股份制改革,如果按市场化的规律办事,你完全有实力,有条件将它收购成个人的企业,这么好的机会,为什么不去做呢?”  

        王振祥只是平静地回答,“不能收,我们合作社是一个利益共同体!”  

        在这位村支部书记眼中,无论是发展还是扶贫,薛家村的每一件事,自己都得带头,村里的党员都得带头,不但要带好头,经得住考验,更要用你的人格去担保。  

        就在半年多前,牧场取得了伊利公司山东省事业评比全省第一名的好成绩,王振祥心里那叫一个美,而更美的是“十几年来的坚持,让扶贫工作提前了。”  

        这事儿,听起来传奇,其实也没那么传奇,它只是十几年如一日,水滴穿了那块石头,日子到了,幸福来了。

关注微信

监督举报

主任信箱